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
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和管委会揭牌
更新时间:2019-07-08 07:58:41 点击数:67 来源:本站

  南都讯 南方日报 记者徐林通讯员岳宗根据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方案,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管委会调整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机构。12月16日,调整后的中国党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工作委员会、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正式揭牌。省委李希、省长马兴瑞前往调研并为合作区揭牌。

  省委、深圳市委王伟中及汕尾市、深汕特别合作区主要负责同志在揭牌活动上作了发言,省委、常务副省长林少春主持活动,深圳市市长陈如桂参加活动。

  推进建设深汕特别合作区,是我省坚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习总视察广东重要讲话和对广东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创新区域合作模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对于加快推动合作区开发建设、拓展深圳发展空间、带动汕尾加快发展、探索区域合作协调发展新路具有重要意义。省委、省政府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的高度出发,创新调整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按照深圳全面主导、汕尾积极配合的原则,以深圳市一个经济功能区的标准和要求推进合作区建设发展,努力打造区域合作发展示范区、自主创新拓展区、粤港澳大湾区辐射节点区。

  活动期间,李希、马兴瑞到深汕特别合作区虹菱电器有限公司调研,听取合作区产业发展及企业生产经营情况介绍,与合作区工作人员和企业负责人交流。李希表示,要深入贯彻落实习总视察广东重要讲话精神,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根本要求,聚焦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合作区建设各项工作,创新建设区域协调发展合作范例,努力把合作区建设成为现代化的滨海新城、产业新城,辐射带动汕尾及粤东实现新发展。

  深汕特别合作区揭牌意味着其体制机制调整取得阶段性成果。伴随着体制机制调整,2015年10月起施行的《广东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服务规定》已不适应最新形势发展,接下来将被《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条例》(或《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发展条例》)所取代。上述《规定》以省政府令的形式公布,为规章性质,而《条例》则意味着是法规的性质,需要通过。在广东省会2018年立法工作计划中,该《条例》被列为预备审议项目。

  《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条例》将成为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基本法”,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通过立法形式确立起来后是长期、稳定的,且条例的内涵丰富,将有利于加快推动深汕特别合作区开发建设。据悉,此前《广东省深汕特别合作区条例(草案送审稿)》已经由深圳市政府报送广东省政府,意味着已基本成形。

  深汕特别合作区变为深圳第“10+1”区已广为人知,其中有怎样的内涵?据南都记者了解,深汕特别合作区按照深圳全面主导、汕尾积极配合的原则,以深圳市一个经济功能区的标准和要求,进行顶层设计、资源配置、规划建设、管理运营。而由于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特殊背景和地理位置(“飞地”),某些方面的安排又会与深圳过往的功能区不同。

  就组织管理架构和机构设置而言,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管委会由此前的省委、省政府派出机构,调整为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机构;成立深汕特别区纪工委,为深圳市纪委派出机构;成立深汕特别区监察专员办公室,与纪工委合署办公。参照深圳其他功能区的情况,这些安排较好理解。

  区别于行政区,以往深圳的功能新区没有、政协、法院、检察院,但按照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方案,会由省法院、省检察院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设立深汕特别合作区法院和检察院,分别作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的基层法院、基层检察院(或派出检察院),此方面工作已在推进中。而现有的深圳大鹏新区,法检机构则是龙岗法院大鹏法庭、龙岗检察院大鹏检察室。

  此外,深汕特别合作区直属部门、市垂直管理部门驻区单位的调整和设置在加快推进,还将协调海关、边检等中央驻粤联检机构合理设置驻特别合作区机构及配备编制。

  值得留意的是,此前深汕特别合作区还享有部分地级市一级经济管理权限,以及一些特别产业政策等,体制机制调整后这些方面的安排有待官方明确。

  体制机制调整牵涉利益关系的调整,其中财税问题备受瞩目。根据《广东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服务规定》,过往深汕特别合作区财政体制由省直管。而据南都记者了解,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方案中则明确,深汕特别合作区财税将纳入深圳市财政体制范围,由深圳市全权管理。

  尽管如此,鉴于深汕特别合作区的特殊背景,体制机制调整方案中也明确,2020年前,省财政从合作区获得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全额补助给合作区;深圳、汕尾两市不参与合作区财税分成,全部留给合作区;考虑历史原因,华润海丰电厂等特定企业原有企业税收分成比例,按原规定和协议执行。2021年后的财税分成方案再行研究。也就是说,先明确2020年前财税分成的过渡安排,以支持深汕特别合作区发展,未来安排还待各方协调。

  另一个重要安排是,在土地出让方面,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土地出让纳入深圳市统一管理,国土出让收入扣除政策性刚性支出和土地征收投入后,全额返还合作区。

  此外,深汕特别合作区税收实行属地征管、就地缴库,深汕特别合作区税务局今年已挂牌成立。深汕特别合作区金库由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设置和管理。

  分析人士认为,过往财政体制由省直管的重要目的,是为了加强对该地区的财政支持,为了支持深汕特别合作区的起步发展,早几年省市基本也把从合作区获得的分成收入返还给当地。当前深汕特别区财税收入的盘子还很小,体制机制调整后,财税安排立足于支持当地发展的角度。

  在经济社会管理方面,据了解,深汕特别合作区统筹纳入深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体系;区域内政府投资项目参照深圳市区政府投资事权划分和市区财政体制执行;基本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工作由深圳市负责。

  深圳全面主导后,深汕特别合作区G DP(地区生产总值)统计上的归属受外界关注。据悉,体制机制调整方案中提出,合作区地区生产总值单独统计,在政府内部考核时,深圳、汕尾两市均可将合作区地区生产总值计入。不过,南都记者注意到,从两市对外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深汕特别合作区GDP等数据纳入了深圳统计。

  鹅埠、小漠、鲘门、赤石(含圆墩林场)四镇的问题也是体制机制调整的重要一部分。根据有关调整方案,“四镇一场”的债务债权由深汕特别合作区承接;2020年前四镇继续享受省对欠发达地区镇等相关补助和扶持政策;鹅埠、小漠、鲘门、赤石四镇将按行政区划有关规定和调整程序改设为街道。

  《关于深圳市组织实施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的工作方案》中提到,四镇改设为街道,还将开展居民身份证、户口本、车牌、驾驶证、社保卡更换等工作。这一点备受外界关注,今年8月,深圳市政府副市长王立新曾透露,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居民将转成深圳户籍。南都记者了解到,当地居民转为深圳户籍目前尚未实质实施。深汕特别合作区人口约为7 .65万,其中绝大部分为户籍人口,福利待遇问题仍有待官方的公布。

上一篇:2019年公务员考试录用考年龄是如何规定的?

下一篇:黑龙江富锦市检察院元旦期间扶贫不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