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
江湖告急!倒了权健抓了华林天狮、无限极……会在严冬里发抖吗?-中国民生网
更新时间:2019-06-11 16:08:09 点击数:269 来源:本站

  先是权健负责人束昱辉因企业涉嫌被抓,9天后,中国民生网河北沧州传来消息,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林”)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于2019年1月15日被警方控制。

  绝大多数届大佬都有着极其辉煌的个人“奋斗史”。以束昱辉为例,排除北大毕业、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人物这些不靠谱的公司包装,他从盐城新丰镇裕北村的无业游民奋斗到落马时的全国政协委员,足以自傲。

  至于华林的刘德林,最初的时候只是一名锅炉匠,被抓前他则是销售额几十亿公司的老板,中国电视台、大爷大妈心中的“健康专家”,一点本事都没有的人做不到。

  非法,在中国屡禁不止,原因之一这个行当合法与非法天然杂糅,在没有外界的强力监管之下,投机实在是人性使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它在中国屡屡造就商业传奇,对无数渴望一夜暴富的人而言,它是模式容易复制,充满。

  这不仅是世界直销协会联盟第一次在中国办年会,同时也是一场“时代尖端人才”的交流盛会。当下全球直销行业的销售额已经超过1800亿美元,从业人员超过1亿,其中单是中国市场,每年的销售额就达到2000亿人民币左右,在全球直销市场中位居第二。

  但是和美国机制成熟的市场不同,虽然发展多年,中国直销充斥着各种混乱。打着各种旗号从事“直销”的公司成千上万,真正拥有合法牌照的企业仅有93家,偏偏出事的权健和华林都属于有牌照的。这个江湖出事也就是时间问题。

  权健和华林倒下了,但这个混乱的江湖上依然充斥了众多“杰出”与“骗子”交织的企业与大人物,问题只是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

  两个月前他还风光无限,也许还在捉摸迈入2019年,自己的国际大公司又能多吸金几十个亿。位于黄骅市总部大楼在一年前才刚刚奠基,当时一众地方要员都到场站台。

  前脚参加完世界直销大会,刘德林后脚赶着去拿了一个大奖。颁奖会同样是在帝都,在会上,他代表几万直销人拿下了一个全国“十大最受欢迎健康品牌”奖。

  权健事发前,华林官网早已出现一个游动的浮窗,仿佛事先听到风声似的,声称“将合规经营、诚信经营、守法经营,接受政府和监督部门的监督指导和公众监督。”

  然而,媒体随便一挖就发现华林在2017年以33件投诉高居直销企业榜首,远超风口浪尖的权健。于是,华林就成了另一只过街老鼠。

  刘德林在他人生的前半场还算个规矩人。他当过村里的生产队长、乡镇业的保健医生,1994年,刘德林创立“华林”牌锅炉。这时候的华林和直销或八杆子都打不着,不仅如此,企业还凭本事为产品拿到了5个级别的资格证。

  2002年,规矩人的眼睛被一种紫色苜蓿草晃花了。苜蓿,一种主要用作牲畜饲料的植物,也可以作野菜。看到苜蓿,刘德林顿时就像被下了降头,和众多保健品大头一样,开始扯出弥天大谎,专门靠嘴赢诺贝尔生物学奖:

  “苜蓿草能抗氧化、避免痛风发生、预防眼神经的退化性疾病,甚至坚持喝8-10桶,能将酸性体质变成碱性体质。”2002年后,规矩人不规矩了。

  2015年2月13日,比权健晚了2年,华林拿到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一众企业高层们手捧牌照在商务部门口的留影长期挂在华林官网上。

  在刘德林看来,这就是搞的“挡箭牌”。此后,华林迅速发展出37个服务网点,5个分支机构,覆盖贵州、河北、浙江、广西、吉林5省,上至宾馆,下至副食品店都可成为其服务网点。

  稍有成功,华林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打扮成国际大公司。在公司的官网上,可以看到华林称自己已成为“中国直销企业之光”;与天津天狮携手一起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在美国、俄罗斯、乌克兰和意大利设立了总部。

  但一罐苜蓿酵素怎能支撑起一个国际大公司,于是,华林一发现“调节的酸碱平衡”这个概念就死死抓住,大张旗鼓地开发出一些新世纪的新新人类才能够享用的保健产品,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DDS(Direct Digital Synthesizer)生物电技术,只要电一电就能治病,在经销商的口中变成了治脑瘫、癌症、肩周炎、前列腺增生、脊柱侧弯等多种疾病的“神器”。

  2018年,随着“酸碱平衡体制理论”的提出者罗伯特·欧·杨被美国法院判处1.6亿美元罚金,这一理论被彻底证伪,一时间,华林也陷入风波之中。

  然而,华林的核心并不在于卖产品,而在于其发展人头入会的体制,美其名曰“发展自己的团队”。要想成为华林的C级会员需要购买12500元,每个会员发展一个C级会员可获得提成500元,但只有同时发展两个人员才可获得该奖金1000元。

  依靠发展下线年,它业绩达到39亿元,在全国直销企业中排名第13,权健业绩150亿,位居第三;2018年,华林排名56,年底时权健倒台;2019年初,华林主要负责人被公安控制。

  天狮老板李金元素有中国直销教父之称,最喜好阅兵。2006年,十万天师信众在印尼雅加达SENAYAN体育场欢呼李金元的驾临,一同庆祝天狮第11个生日。

  在天狮的第20个生日上,李教父穿着中山装,爬上吉普车,在70多辆二战古董的护卫下,对着他从中国带过去的6500多位员工指点江山。

  李金元具有强烈的领袖情结,很喜欢被人行注目礼的感觉。他也许曾在梦里,对着世界高喊“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李金元这一切努力没怎么能入十几亿中国人的法眼,却赚了国际友人们一波关注度,法国的《巴黎人报》、英国《卫报》和路透社都相继报道过他的盛大海外阅兵式。

  教父打广告的手法令人想起LV,广告打得越多,人们就越关注,名气就越大。服装界老板都想复制出一个LV,最后山寨遍野;中国直销界也有一个新目标:看齐李金元,赛过蓝天狮。

  李金元们的发达,还得从直销在中国本土化说起。直销诞生在美国贫富分化严重的背景下,本是为了省去工厂与顾客之间因为产品层层传递而产生的费用。但到了中国,直销没来,先入。

  投机取巧发展人头赚取利润显然比说服他人买下产品容易得多。90年代,随着化妆品公司雅芳把这个模式带入中国,和直销就在中国市场上乱了套,商业事件频频出现,市场秩序迅速遭到破坏。

  为了整顿市场,中国政府在1998年颁布《关于禁止经营活动的通知》,一刀切之后,来自大洋彼岸的外资直销企业也一时难以为继,其中就包括安利、玫琳凯、雅芳、如新和康宝莱等等。

  市场平静了7年。2005年,中国政府为了兑现2001年入世的承诺,颁布《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条例》两项条例,重新打开直销市场大门上已经被拴上的铁链。

  新一轮冲击来了。披着直销企业的牌照,做着企业的事,这样的大户在全国直销企业中层出不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争取一块真牌照,拿来维持假营生。

  比起华林,天狮李金元更想得到这块牌照。1998年远赴重洋时,李金元是带着遗憾离开的。直销牌照制度重启后,政府还是不愿意颁牌照给天狮,纵使李教父已然成为全球华人企业500强、全球华人富豪500强。

  做大做强的天狮如果按照领牌时间来看,它只是中国直销行业的后来者,相比外资雅芳、安利来说,李金元拿到牌照已经是2011年1月的事了。但在直销企业遍地开花的天津,李金元旗下的天狮是天津城的大哥,也是最早拿到牌子的企业。巧的是,天津武清开发区简直就是直销公司的大本营,李金元的公司距离权健只有13分钟的车程,中间只隔了一条广源道,意寓“财源广进”。

  路富不富贵不知道,但是聪明人李金元是知道自己手里握着一块“黄金牌照”的。有了它,就像有了一块免死金牌,面对外界的质疑,底下的天狮人都可以骄傲地大喊“我们是有照的”。意思就是,我们和外头那些做的下三滥不一样。

  因此,即使是拿牌后的第三年,天狮因虚假宣传而被央视《焦点访谈》无情披露,集团也丝毫不显一丝影响。没有虫草的天狮牌虫草菌丝体胶囊还敢以虫草来命名,也许正是李金元的企业文化让底下的员工有了这十足的底气。

  天师似乎也十分青睐用电治人,不知道是谁偷了谁的创意,和华林一样,天狮有一款产品名叫天狮护心保健仪。只要把这一款类似耳机的产品绕过脖颈佩戴与胸前,打开开关就能够接通电路,从而调理心脏。

  也许是来钱的速度特别快,直销界的小混混们也学起了不入流的山寨法子,使得国内一度出现了诸多假天狮。假天狮打着真天狮的名号四处坑蒙拐骗,号称入会仅需2800,被骗者不计其数,以至于打开某搜索引擎输入天狮,还可以看到一个饶有趣味的问题:“请问如何加入真天狮”。

  比起上面两家生于虚养于虚的大户来说,接下来这一家,实乃“脱实入虚”,一出生就背靠大山,血统也更为高贵。它不寻求外在的名声有多响亮,仅凭内在就收割一批粉丝。

  在华林当事人被警方控制的第三天,无限极被媒体点名恐怕会让呼想不到。澎湃爆料,陕西一位无限极人员夜间约见服用无限极8种产品后患上“心肌损害”的幼儿的母亲。

  只是在中国千千万万的被害家庭里,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保健品不是药,根本治不了病,可这个道理,就连百度都知道。

上一篇:中国民生约评论员郭喜林工信部回应打了南阳官方的脸

下一篇:人民网《人民眼光》栏目与中国民生新闻网(民生声头条)达成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