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言论
美国病了 “美式”成为“美国病”的同义词
更新时间:2019-06-13 07:21:27 点击数:57 来源:本站

  历史终将证明,垃圾终究是垃圾,可以猖狂一时,但因为动了普通民众利益的奶酪,失败注定是其唯一归途。

  这种借口“应对中国”打压当地华人的逆流也波及到中国留学生,少数美国政客不负责任地给他们贴上“间谍”标签,美国政府甚至吊销了一些人的签证,导致他们回国休假后无法返美继续学业。

  美国有媒体称,随着对华贸易战向科技领域的蔓延,白宫已要求一些高科技企业减招中国籍员工……种种这些只是近期美国国内盛行的诸多“”做法的冰山一角。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上述情形不由得让人想起上世纪50年代在美国盛极一时的“麦卡锡主义”。

  1950年至1954年,以时任共和党籍的美国联邦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为核心人物,在美国掀起了一股以、为主要特征的狂热浪潮,这段时期被后世称为“麦卡锡时代”。美国人对该历史时段的评价是“最黑暗的一页”。

  这段历史有个标志性事件,那就是1950年2月9日,麦卡锡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当众展示一份据称列有205名党人的名单,声称美国务卿早就知道这份名单,却仍让他们左右美国的外交政策。该言论一出,美国上下顿时一片哗然,麦卡锡也因此一鸣惊人,从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参议员跃升为明星。

  麦卡锡的最初动机是想逆转自己当时已明显衰败的命运,遂利用当时美国国内形成的针对苏联的冷战氛围,凭借谎言、散布极端言论的方式去博取眼球以实现连任,未曾料到却由此掀开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历史时刻之一。

  这段时期横跨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两届政府。杜鲁门确定了对苏冷战政策,为此在国内进行宣传、教育和调查,为该股逆流的滋生提供了土壤。麦卡锡趁机对杜鲁门政府大肆攻击,称其政府中隐藏着大量党人。为避免给外界和共和党人留下“亲共”口实,杜鲁门迫于压力清除了一批遭到麦卡锡指责的官员。

  麦卡锡不仅没有就此收手,反而变本加厉。特别是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借机加码,扩大攻击目标和活动范围,利用参加中期选举周游全国期间,大肆抨击党从罗斯福到杜鲁门执政20年期间的对华政策,认为这是“被叛卖的20年”。在其疯狂鼓动下,一批美国“中国通”遭到,同时促使美国政府大幅调整对华政策,从“等待尘埃落定”转变为孤立、遏制和敌视新中国的政策。1952年,美国举行总统大选,艾森豪威尔胜出,共和党控制两院。麦卡锡对党人不负责任的指控和攻击成为共和党胜选的重要助力。

  在此过程中,麦卡锡利用担任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主席的职权便利,借口“”,对各个政府部门进行所谓的“主义渗透”调查,搜集黑名单,乱扣红帽子,肆意攻击者。在共和党的纵容和麦卡锡的主导下,全美国都陷入恐怖之中,甚至出现谁反对麦卡锡就是反对的“正确”。美国政坛上风声鹤唳、人心惶惶,社会上人人自危,相互猜忌成为常态,成千上万的人遭到,甚至他们的亲朋好友也横遭牵连。华裔和亚裔更是重点害的群体,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此外,中国人民熟知的埃德加·和著名影星卓别林也遭到。

  这出疯狂闹剧一直持续到1954年,当年12月1日,在全美国一片讨伐声中,参议院通过了麦卡锡的决议,对他进行谴责,相当于宣判了其死刑。讽刺的是,麦卡锡曾自称要搞一场“猎巫”(witch-hunt)运动,最终结果是他自己成为人人喊打的巫师。

  曾对“麦卡锡主义”的传播起过推波助澜作用的时任总统杜鲁门,日后在回忆录中也不无后怕地写道:“(麦卡锡主义)攻势范围如此之广,似乎每个人都免不了要受攻击。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和耻辱”。

  “麦卡锡主义”早已成为一个历史贬义词,例如,知名英语大词典对其定义是“一种20世纪中期的态度,以反对那些被认定为具有颠覆性质的因素为目标,使用包括人身攻击在内的各种手段,尤其是在未对提出的指控进行证实的情况下,四散布任意做出的判断和结论”。

  即使如此,它并未能从美国彻底根除,反而是只要遇到合适的土壤,其幽灵就会再次钻出历史垃圾堆从事危害行为。尤其是冷战结束后,中国和中美关系成为该幽灵始终想打击的一个重点目标,其每次兴风作浪也几乎都跟中美关系动荡相关联。

  如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美关系曾经历过一段动荡,“麦卡锡主义”在当时的表现之一就是“李文和事件”。美国政府、国会和社会大费周章地调查所谓华裔科学家李文和向中国泄露美国核武器机密的事件。尽管最后证明李文和蒙受了不白之冤,但也让世人看清“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始终阴魂不散。

  当前,尤其是美国本届政府上台后,为维护其利益,无视中美关系四十年来取得的丰硕成果和由此给两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福利,执意想把美国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归罪于中国;明明是想恃强凌弱,却偏偏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可怜相,诬称中国在双边经贸关系中“占尽便宜”,美国“吃了大亏”,无视美国从其中获得的庞大利益;明明是在各个领域不停制造摩擦事端,反而倒打一耙,把处于防守位置的中国污蔑为是在“改变现状”,目的是取代所谓的美国霸权。

  为此,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企图通过所谓极限施压方式要中方做出令其满意的“结构性改变”,一再忽视中方的善意和诚意,谈判立场朝三暮四,一变再变,要价反复加码,目的未达到之后就恼羞成怒,再次使出加关税的惯用手段,同时人为地把两国摩擦从经贸领域扩大到双边其他领域。

  美国个别还罔顾现实,不顾中国为世界发展做出的历史性贡献,选择性遗忘了美国把不少国家推入所谓“”火坑和战争泥潭导致生灵涂炭的人间悲剧,一面在美国国内公开讲“撒谎、欺骗和偷窃是美国的荣耀”,另一面则满世界跑地去抹黑中国,一厢情愿地想给中国贴上“债务陷阱”、“规则改变者”和“偷窃者”等负面标签。这些人还与美国国内少数极端鹰派一唱一和,试图在美国本土营造出“逢中必反”共识的同时,在全球制造“恐中”气氛,恨不得把当今全球所有问题都归因于中国,想以此逼迫其他国家在中美间选边站。

  为实现所谓的“美国优先”目标,一批对华鹰派大肆宣扬“中国威胁论”,不仅在经贸领域锁定中国,更在高科技领域对中国频频发起刁难,尤其突破法律和道义底线一手制造了“孟晚舟事件”,在无法得逞后,进一步动用国家机器打压中国公司华为。在他们的谎言和鼓噪下,“对华强硬”在美国几成正确,共和党与党为在激烈的互动中不给对方留下口实而争相对华“示强”。

  在此氛围下,美国司法和情报机构正如他们的前辈们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犯下的错误一样,借口防止美国高科技被传输到中国而开始锁定优秀的美籍华人科研工作者以及中国在美留学生和学者,刻意忘记美国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全球科技地位,华人在其中也曾做出过的历史性贡献。

  更有甚者,为实现他们所谓的与中国“脱钩”梦想,积极造势并否认过去四十年美对华政策,利用了当前美国的对华心态,极力鼓动美国行政部门向作为中美关系根基的人文交流领域出手。在此过程中,美国司法机构和国会再度扮演了不光彩角色,在“麦卡锡主义”幽灵指引下,同样选择性地遗忘了美国对外搞颜色、意识形态输出和渗透,经常性对他国实施长臂管辖等行为,反而污蔑中国对美国“渗透”,莫名指控所有中国留美学生都是“间谍”,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通过国会立法手段逼迫美国高校关闭与中方伙伴合办的“孔子学院”,试图以此打断中美人民之间的正常交流。他们认为,只要这样并配合美国政府的对华极限施压手法,或许就能实现中美“脱钩”目标。

  因此,客观看,中美关系之所以出现今天的情景,既是美国行政当局有意为之的结果,也是“麦卡锡主义”幽灵借机再次复出的结果。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理应政通人和,在处理内外事务时高度自信,这样才能不负其自诩“山巅之城”的美誉。

  可目前的事实恰恰相反,纵观当今美国政坛,乱象丛生,以党派划线、相互否决成为常态。人物相互攻讦,不断拉低操守底线。各阶层、各利益团体在国家未来何去何从的问题上迟迟无法形成共识。

  在这种情形下,惯于投机的政客为延续生命和社会影响力,在对内无法打开局面的情况下,就想法设法地对外折腾,试图以此取得“政绩”向其基础选民交差。因此,今天的中美关系出现“新冷战”苗头,“麦卡锡主义”的幽灵再次复苏,责任不在中方,完全是美方政客和狂人恣意为之的结果。

  理由非常简单,因为它违背了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若任其发展,上世纪50年代的那一幕闹剧和悲剧无疑会在美国重新上演。短期内,当前这批美国政客能利用美国民众求变思变的心理,通过谎言、片面之词和极端言论影响他们对外部世界的态度。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终会浮出水面,狂热终将回归理性。

  在美国,有识之士开始公开反对为“麦卡锡主义”招魂。如美国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公开呼吁美国全社会高度警惕这种带有明显人特征的暗流,担忧“一些华裔美国人被有针对性地当作潜在的叛徒、间谍和外国势力的代理人”,认为这是一种当下亟需反对的“美国不断蔓延的针对华人且带有种族偏见的刻板定性”。

  著名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在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那份著名的渲染中国在美国影响力的《中国影响力与美国利益》报告中,指出在当前美国历史当中,夸大来自中国颠覆的威胁,可能引起人们联想起苏联时期的冷战,其中包括版的“红色恐惧”,这将使所有美国华人处于被怀疑的阴影之中。美国自身的过度反应造成的伤害可能大于“中国影响力”对美国所造成的伤害。

  美国有句谚语“得朋友难,失朋友易”。中美建交40多年来,两国关系有过波折,但总体向前发展,因此有了日益密切的双边经贸关系和频繁的人文交流活动,两国人民始终以积极和正面的态度看待彼此,这些都使中美共同推动世界更加繁荣和发展,为人类文明的历史性进步做出了贡献。

  当下,中美本应以建交40周年为契机,确立指导未来双边关系的新路线图,与其他国家一起共谋人类未来。

  但是,一批沉迷于上世纪十年代美国霸权迷梦的政客和少数狂人,无视历史长河中的和平与发展大势,执意用“零和思维”看待并割裂中美关系,甚至试图破坏两国人民间朴素而友好的感情,公然想从历史垃圾堆中再次引出“麦卡锡主义”的幽灵。

  历史终将证明,垃圾终究是垃圾,可以猖狂一时,但因为动了普通民众利益的奶酪,失败注定是其唯一归途。

上一篇:张辰龙:IsegoriaParrhesia与雅典的言论自由问题

下一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英语学硕MA考研知识点之同义词代替有哪些 (例文举例说明)